新華社記者通過採訪和實地走訪發現,當前在發票上做文章、利用發票進行公款消費的公職人員、國企管理人員並不在少數,發票也上演了一幕幕“變形記”。發票上的辦公用品成為又一個公款消費的“無底洞”、“安全閥”。(5月14日《人民日報》)
  發票是報銷入賬的唯一憑證。小小一張發票,寫明的是消費金額、時間、地點和單位,背後卻藏著不明不白的公款私用行為,發票的“變形記”讓人瞠目:有的巧立名目,一些單位或個人消費的款項不能通過財務制度報銷,就採用開具禮品、食品、耗材等類型發票的方式報銷;有的化整為零,大金額變成多張小額發票,而為客戶分割大額發票竟成了部分餐飲業主招徠生意和少數行政事業單位逃避監管的奇招妙術;有的空手套白狼,有人專門向“黃牛黨”購買各種各樣的發票,然後利用這些“虛假髮票”套取現金。
  去年以來,一些部門、單位餐費都大幅下降,財政預算卻沒有明顯減少,那麼節省的錢都去哪了?原來,是把餐費報銷成了辦公用品。事實上,各種變著花樣的公款吃喝、領導出國消費,甚至在招商過程中的因私花費,最終都要入賬報銷,大部分都歸為“辦公用品”。因為在單位或部門,辦公用品的消耗沒人查,這是一種潛規則。記者發現,儘管中央八項規定、六條禁令力度空前,然而一些受訪的基層幹部表示,這些禁令往往只對單位中層以下的幹部管用,一些單位“一把手”的公務消費報銷仍大有“門道”。除了辦公用品這個筐,另一個大筐就是會議費。
  廣州的財政預算公開做得比較好,可是也招來不少議論。真讓人擔心,這麼下去,廣州還願不願意公開下去?最近的一個議論是,廣州市41個本級部門及下轄區在政府網站上公開2014年部門預算中,除“三公”經費外,不少還將會議費單獨列入,而且廣州市本級各部門會議費預算總額巨大,相當於“三公”經費的近一半。花都區的會議費預算是2850萬元。這是什麼概念呢?如果按一年250個工作日計算,每天會議費超過11萬元。會有這麼多會議嗎?會花掉這麼多錢嗎?據稱這還是在當地宣佈會議經費下降一半的情況下。
  中國青年報評論員曹林認為,要警惕“三公消費”變身為“四公五公”。這種警惕是必須的,因為對於公款消費來說,我們僅僅是通過“八項規定”明令不准,並沒有釜底抽薪從源頭上讓各單位沒錢花。和往常一樣,各單位依然肥的流油,不差錢,“三公消費”管嚴了,就會有“四公五公”來補充來化解,這就是所謂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廣州做的還算好的,單列了“會議費”,其他許多地方可不是這樣,有的預算故意做得非常“專業”,老百姓根本看不懂;有的地方乾脆就用“其他支出”一筆帶過,成千上萬乃至上億元的“其他支出”裝得了所有不該花卻一樣花的錢,多年來還相當安全,大家都約定俗成,沒人捅破這層窗戶紙。
  至此,我們不難明白,從發票“變形記”到腐敗支出裝進辦公用品和會議費這樣的大筐,其實是在表明,“八項規定”落到實處並不容易,反腐之路還任重而道遠,我們不能夠掉以輕心麻痹大意。目前來說,當務之急一是查處一批利用發票進行腐敗和犯罪的公職人員和單位,殺一儆百;二是做好財政預算這個籠子,不能任由“會議費”、“其他支出”突破常識底線,成為公款消費的隱身衣。
  文/朱永傑  (原標題:從發票“變形記”說起)
創作者介紹

yj93yjtj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